<ruby id="vdvhz"><mark id="vdvhz"><th id="vdvhz"></th></mark></ruby>

    <noframes id="vdvhz">

    <em id="vdvhz"><span id="vdvhz"><span id="vdvhz"></span></span></em>
    <noframes id="vdvhz">

    <em id="vdvhz"><form id="vdvhz"><nobr id="vdvhz"></nobr></form></em><noframes id="vdvhz">
    <noframes id="vdvhz"><address id="vdvhz"><nobr id="vdvhz"></nobr></address>
    <span id="vdvhz"><span id="vdvhz"></span></span>

      創作談
      來源:中國民族報 發布日期:2021-08-20瀏覽(10)人次 投稿收藏

      匍匐在生活的田野里 寫出心中的美好——馬占祥對談馬慧娟

      《 長篇小說<歇馬臺>:共同創造美好生活的命運交響詩 》

      《新時代“山鄉巨變”的文學書寫——顏同林對談歐陽黔森 》

      聆聽來自草原的琴聲 ——訪哈薩克族作家艾克拜爾·米吉提

       


      匍匐在生活的田野里 寫出心中的美好—— 馬占祥對談馬慧娟

       

         回族作家馬慧娟出生成長于曾經“苦瘠甲天下”的西海固,從驢背上的輟學少女到農民作家,她扎根鄉土、深入生活、深植時代,擅長用沾泥土、帶露珠、冒熱氣的文字講述鄉村故事、表達人民本色?!冻雎贰肥邱R慧娟今年完成的最新力作,是一部講述馬慧娟自己在黨和政府移民搬遷和扶貧政策的扶持下,不屈奮斗、追逐夢想,逐漸實現人生價值的長篇自傳體小說。近日,第十二屆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駿馬獎獲得者、回族詩人馬占祥應本刊編輯部邀請,與馬慧娟進行一場對談,從作品《出路》出發,共同探討新時代少數民族文學創作的使命擔當。 
      ——編輯手記

       

      寧夏紅寺堡區太陽山鎮興民村黃花菜采摘忙。 紅寺堡區委宣傳部供圖

        用“我”的故事反映時代的故事

        馬占祥:我們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——西海固地區。這里山巒遍布、溝壑縱橫,缺水少雨。在我的記憶里,小時候喝的、用的都是地下的咸水,夏、冬兩季積攢點雨雪水,還要省著喝?!冻雎贰愤@本書全景式地展現了寧夏生態移民搬遷的場景,寫出了新時代移民生活的真實情狀。你是親歷者,對這次大移民有切身體會。寫這本書你是如何考量的?

        馬慧娟:《出路》其實是一本自傳體小說,里面有很多事情是我個人的經歷。貧困曾是西海固地區的主題,我們在地域的限制中似乎不僅沒有生活的出路,也沒有精神的出路。而西海固的貧困也一直牽動著黨和全國人民的心,黨中央進行多方探索、嘗試之后,確定了移民搬遷這種扶貧模式。歷史證明,這種模式是能夠讓我們擺脫貧困的。

        我個人親身經歷了大搬遷的整個過程,也在這種模式之下活成了別人眼里的“傳奇”,走出了大山,實現了自己的夢想。所以,這本書用我的故事反映了西海固人民的故事、這個偉大時代的故事,同時也體現出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。在這種背景下,我寫這本書是自然而然的,我的呈現也是真實的。希望讀者能通過其中一個個人、家庭和村莊的變化,看到整個國家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        馬占祥:這本書中,“我”由一個懵懂少女到為人妻、為人母,是你自傳性質的成長經歷。一個農村女性從喜歡讀書看報,到開始自主地創作、出書,上了魯迅文學院。你的經歷對于很多讀者來講,具備了苦難的因子,應該有更多的解讀和呈現。但你反而很平靜地消解一些苦難因素,用一種溫情的、心懷感激的語言去敘述過往和當下,甚至呈現出更多的喜悅和感激,這是一個作家應有的情懷,也是一個民族應有的情懷。這樣一種情懷和情感的來源是什么呢?

        馬慧娟:我認為這份情懷源于我對生活的體悟,以及對這片土地上無數個“我”的親近和反思??嚯y是一直存在的,它也因此造就了諸多的輝煌和歷史的高光時刻,正可謂非苦難不成長,非苦難無成就。作為一位書寫者,我們不應該刻意強調苦難,更多的是應該發現苦難中的希望和喜悅。在我周圍,生活著諸多和我一樣在土地上討生活的鄉親們,他們從來不怨天尤人,只要今年的莊稼收成好,牛羊多了三五只,家人平平安安,他們就很知足。正是這種滿足感,給了我很多的力量和思考,讓我直面苦難、對抗苦難,這也是苦難帶給我們的另一種希望之光、大道之光。

        鄉土寫作要俯下身子去看新的農村

        馬占祥:生活無處不在,生活的經驗無處不在。一個寫作者必須要有敏銳的感官。我們身處壯闊的北方,一場風沙拉開四季的帷幕,冬天又以透明潔白的雪花結束,其間既有微小精致的美好,也有煙火四起的粗糲?!冻雎贰愤@本書中既有對周邊植物的描繪,也有對操持農務、獲得收成時情緒的表達。這種鄉村的生活情狀或許已被城市生活遺忘,但依舊是我們生活中實在的場景。你從多民族聚居的西北小城走出,后又作為作家和全國人大代表走進首都北京、上過央視。這種反差和對比引發你哪些思考?

        馬慧娟:不同的地域,衍生出的文化不盡相同,去的地方越多,我對這片生我養我的土地理解得反而越深刻。相較而言,這里的土地固然貧瘠,自然環境固然惡劣,人的思想固然閉塞,但也有獨特的自然風光和風土人情。這里的人們熱愛國家、團結同胞,敬畏土地、安身立命,對于生活更多的是滿懷感激和喜悅。所以,對于我而言,書寫的意義還在于讓更多人了解這片土地,從而更加包容、理解甚至欣賞我們國家的一些偏遠地區。

        馬占祥:《出路》一書進入讀者視野的意義,是試圖展現苦難中的希望和喜悅,這使我想起“新鄉土寫作”中對“城鄉二元結構”的呈現。我們都來自農村,生活在縣城或者郊區,鄉村生活的體驗更為豐富。其實,寫什么并不重要,生活在哪里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寫作展現出來的意義。近年來,“鄉土文學”目錄下的鄉土題材作品有回歸趨勢。鄉土寫作是一座文學富礦,你扎根在鄉土文學的土壤里,以自己的經歷和視角創作的散文和小說都有著成熟的表達,文字質樸而鮮活,情感自然,可以說是匍匐在生活的田野里,寫出了自己心中的美好。你理解的“鄉土作品”的樣貌是怎樣的?

        馬慧娟:對于寫作,我始終心懷虔誠地去書寫,去表達。仔細一算,涉足寫作已經11年,鄉村是我唯一能書寫的題材,也給了我很多的靈感和底氣。但是,鄉村也一直在變化和發展中,比如,土地的產出不再是農民賴以生存的根本,年輕人和老年人思想上的分歧,網絡的高速發展對鄉村傳統生活的沖擊,以及城鄉一體化下,還沒辦法適應現代生活的村民們的困惑……在這些現實之中,鄉村已經不是過去炊煙裊裊、雞鳴犬吠的鄉村,村民也不再是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的村民了。怎樣去表達新的鄉村?大家的困擾和迷茫又該何去何從?這都是作為一個書寫者要去審視和思考的。只有真正俯下身子,去看新的農村,去和農民深入地交流,才能寫出發人深省的文字,讓文章真正鮮活起來,也才能不負讀者的期望。

        書寫者的使命是記錄時代的發展

        馬占祥:現實生活生機勃勃、姿態萬千,一個作家尋找自己的創作之路,從另一個角度來講,也是找到合適的切入生活的角度來表達主題,這個主題是具備了“個性化”的品質和特點的。在創作中,我們往往都有著自己顯現或者隱秘的“寫作譜系”,作家立足自己體悟到的“現實”,才能凸顯個人的寫作理想和寫作倫理。在這一點上,我們都還在努力當中。

        馬慧娟:是的,我認為對于寫作這件事情,我們都是跋涉在路上的個體。這一路上,我們在思考,在掙扎,也在尋找出口,我們在自己的現實生活中體會生活的酸甜苦辣,感悟生活的本質。將大部分人的體驗化成文字表達出來,我覺得就是一篇成功的文章。而我們每一個人,都是時代洪流中的一粒微塵,我們組成了一個群體、一個國家,我們筆下的世界,也應該跟著這個群體的變化、跟著這個國家的發展走。

        馬占祥:作為一位少數民族作家,我們生存在多民族聚居區,我們的筆觸,必然會回到自身,回到生存的土地。由多民族共同創造的燦爛的中華文化,博大精深、兼容并蓄。在新鮮引人和充滿活力的當下,需要抒寫和展現的元素呈現出豐富的內容和多層面的特點。少數民族作家更要堅守初心,擔負起自己的使命,彰顯優勢,俯身創作,為時代精神版圖構筑出多彩的樣貌。這一點我們都會在寫作中有所呈現。

        馬慧娟: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使命,書寫者的使命就是為了更好地記錄時代的發展。我們燦爛的文化歷來就是各民族共同創造的,而民族大團結更是助推我們中華民族創造了一個又一個歷史奇跡。作為書寫者,我們有義務延續這種傳統,在展現各族人民生活現象和精神追求的同時,也應該緊扣時代主題,緊跟國家發展步伐,既不閉門造車,也不夸夸其談,將發展中的變化書寫下來,這是一個寫作者應有的情懷。

      (本文由文靜整理)

      (編輯:文靜

      [字號: ]


      網站聲明
      本網站是國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網站,所收集的資料主要來源于互聯網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,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也不具有任何商業目的。如果您發現網站上內容不符合事實或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。
      電話:010-82685629 電子郵箱:zgmzb@sina.com
      感謝您對我網的關注!

      最新新聞

      專題

      更多>>
      • 創作談
      • 用文學的方式為人民書寫 為時代立傳
      • 品經典·學黨史
      欧美日韩欧美日韩亚